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我们不如先把严肃的环保大问题放一边,就从你脚边的垃圾桶入手,跟着日本设计师Kosuke Araki一起,翻翻垃圾?

Instagram:VOICER
Facebook:青找

一年一度的世界环境日又又又来了。节约用水用电、自备环保餐具、严谨垃圾分类、积极参与回收……这些日常环保行动你已经听到耳朵起茧了吧?

今天,我们不如先把严肃的环保大问题放一边,就从你脚边的垃圾桶入手,跟着日本设计师Kosuke Araki一起,翻翻垃圾?

01、我们吃东西的同时,就在浪费

我们可能都没想过,一个人每天大概会扔掉多少食物?答案是 1 kg。

这个量听起来还好,但掐指一算,几乎我们每人每天都要扔掉一颗汉堡的重量。这些数据不必来自权威机构,而是像设计师Kosuke Araki(荒木宏介)一样,只要认真量化你的“生活质量”,就能发现的事实。


Araki从前也没多在意这个问题,然而,七年前他在Royal College of Art(伦敦皇家艺术学院)念产品设计期间,有一天,教授布置了一个以“活着”为题做设计的作业。


为作业发愁的Araki,某天正做着晚饭,他切掉不能吃的菜梗的刹那,突然灵光一闪:

这些从农场新鲜采摘、打包上到商店货架、花钱费力运送到家,因为某部分不可食用,或者你来不及吃、吃不下,最终被扔掉的食物,它们不是生来注定当垃圾的,它们是活脱脱的生命体啊!


我们依赖蔬菜和动物的生命为生,但Araki意识到,我们并没有足够尊重这些生命。“我们吃东西的同时,就在浪费。” 于是,他开始关注菜市场、食品商店和自家厨房的垃圾桶,记录下自己每天浪费了多少食物。也借着这个机会,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。


拿他自己举例子,他一个留学生自己住,和大多数都市独居动物一样,只有晚餐做饭,但即使这样,两年下来,他浪费的食物,包括果皮、骨头、海鲜壳类,重量高达315kg,大大超出他的预期。

而这只是大量食物浪费的冰山一角。他每天在市场打烊时分前去调查,发现那些没卖出去的蔬菜,其实还有不少仍然足够新鲜可以食用。

更别提我们现在因为太过便利,或被各种促销吸引,脑袋一热买来尝鲜的怪味零嘴,每天加班根本没空做菜然后慢慢变质的食材……在垃圾桶积累起了不可估计的重量。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我们在意桌上的食物健不健康、上不上镜,却忽视了,我们制造了多少食物垃圾。

Araki的研究证明了,这个问题和我们的日常密切相关,而不是只能在环境大会上讨论,它理应和最近流行什么剧、假期去哪玩一样,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。但是,怎么才能让环保不只停留在口号上,把房间里的大象推到大家眼前呢?

02、垃圾有可能重新回到餐桌上?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食物残渣被归为湿垃圾,好像是为了“报复”我们没有好好对待它们,一旦错过倒垃圾时间,它们就在厨房制造臭气炸弹。

这些讨人厌的湿垃圾,在东方美食大国的比重尤其大,它们的最终命运往往是被做成有机肥料。不过站在设计师的角度,Araki想,这么大量的食物垃圾,还能有什么新用处?

不如把它们重新送回餐桌上!

其实在前面做作业的时候,Araki就没有停留在书面上,而有了用食物垃圾制作餐具的想法。

他摸索出了一套处理剩食的独特手法:把剩菜烧成木炭,把骨头、筋腱煮成黏胶,融合之后即可塑形,变成一套崭新的“纯天然”器皿。


作业圆满完成,并不是故事的终点。如何更好地赋予垃圾新生命,让它们更实用而且变漂亮,是Araki苦恼了好一阵子的问题。毕业之后,他继续苦心钻研起剩食器皿的制造工艺。

在原来的制作手法的基础上,Araki想到了添加日本传统的Urushi(漆)。


器皿的黑色本体,来自食物碳化后的本真色彩,这背后也别有一番深意。Araki笃信万物有灵,把食物碳化的过程,仿佛是为那些被抛弃的生命举行一场庄严仪式。垃圾焚化后,转世成为美丽的造物,也是这个系列名字“Anima”(灵魂)的来源。


而没想到,日本漆艺的历史也和食物垃圾息息相关。这种工艺是用剩饭剩菜,比如大米、豆腐和树液混合,以调和材料的粘度,让质地更加坚实。更美妙的是,漆包裹着器皿,可以吸附空气中的水分,随着时光积淀出深邃的光泽。

Araki的剩食器皿真正做到了化“腐朽”为神奇,一经推出就引起了关注,慧眼识珠的MoMA和V&A博物馆已经抢先收入馆中。

这些充满灵性、让人沉思的作品,颠覆了我们对环保设计的一般认知,才不是顶着环保头衔就可以卖难看产品了。在Araki看来,这世上看似无用的东西,或许只是我们还没发现它的美。“作品如果不能比原本的自然状态更美,是对大自然的无礼。”


在Anima系列之后,他又延伸出Memorial Service系列。Memorial是延续对食物生命的敬意,而Service则表示这套设计有了更具象的用法,是一组餐具。但愿你可以在使用时,重新体悟生命的长度。

从学生作业到被博物馆收藏,没人在鞭策Araki,他却还在不断思考,让垃圾重生有了新鲜、有趣的可能性。因为作为一个设计师,他认为他的客户从来不是别人,而是大自然。

尽管人们都忧心于自然资源的枯竭,但换个角度看看,我们身边的垃圾,其实都是还没被完全开发的宝贵资源啊。

03、“设计”一个可循环的未来


一个设计能抵御环境的破坏吗?或许不能,但多几个机会就大了。面对每天都在发生的浪费、逐渐淹没陆地海洋的垃圾,Araki发现自己能做的,实在还有太多了。他干脆捡起身边各种垃圾,尝试发明新的环保材质。


环保从来不是能单凭一己之力的事,Araki和两个设计师朋友一起,发起了一个艰巨的挑战,就是对抗头号环境杀手——塑料。“身为一个人类,我希望未来的生活是可以减少塑料甚至是没有塑料的。”



琼脂包裹
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那要用什么替代塑料呢?他们发现了制作和菓子的主料,琼脂,就是一个很适合的替代品。琼脂的质地透明多变,薄厚软硬可以轻松调节,还能够自然降解,是一个可塑性强、潜力无限的材质。琼脂做的包裹填充物,比泡泡纸更轻盈也更有弹性,它成功保护着Araki的快递从日本安全抵达意大利,此等优越发明让Araki获得了2016年Lexus全球设计大奖。



植脂花瓶
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此外,Araki还试着用天然的松树脂和植物蜡,代替常见的亚克力材料。他设计的植脂花瓶,柔韧且防水,又比塑料更多了一份氤氲。植物材料天生有记忆属性,在不同的温度控制下,很容易用手工塑形,让这些花器有了流水线产品缺少的温度。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
大米桌椅


而作为大米消费大国,日本每年都有成吨的大米囤积发霉变质。Araki借鉴日本历史上,用大米制成胶水稳固房屋的案例,他用大米胶水粘合木屑和黄麻,制成强韧的圆柱体。

这样的材质外形结实稳固,上手却意外轻盈,不失为制作桌椅的好材料。有趣的是,这些原料一度无人问津,但经过“重新设计的垃圾”,却总能收获高级商店的青睐,被邀请入驻展览。


一个设计师决定去捡垃圾

樱桃自由、便利店自由、包包自由,或许是这个时代的奢侈象征,但属于未来的珍贵是什么?或许还是那些经过自然循环之后还能留存的物件。

如今,为了一时舒适便利而把可持续问题抛诸脑后的产品层出不穷,但如果设计师一定要设计点什么,那Araki希望,“小心地做些不破坏环境,又能够表现自然多样性的东西。”


Araki也和我们一样,还在摸索中。不过,要说保护环境有什么万能公式,那大概就是关心+创意+行动=让地球变好的可能。因为一次作业而一脚踏进环保设计大门的Araki,已经为环保议题注入了新的想象力。谁知道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念头,是不是就在你的手边呢?

3 评论

留下一个答复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