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我也想这样,但是…

64 0


1.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正来到广州已经快一月了,怀着学习和闯荡的心态来这大都市,但很多时候我们的想法和现实总是有比较大的差距。

 

时间总是从我们生活的缝隙悄悄溜走,转眼间,又是一年

不管生活再怎么难堪,生日都应该是一个拥有仪式感,且值得珍视的节日。

毕竟在所有的节日里,只有生日才是完全属于自己。也只有在这一天,所有的放纵都可以被原谅。你可以遵循自己的意愿去吃、去喝、去大声歌唱、去疯狂购物。

在27岁前某一天夜里,我心血来潮决定去拉萨,于是再也睡不着了,看攻略、买票、订酒店,完成所有事项后心满意足睡了。

第二天醒来看到支付宝的账单,虽然心疼,但安慰自己就算账户多这一笔钱也没法发家致富、迎娶白富美,心里一下子舒坦多了。

后来行程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,干脆把这趟拉萨之旅的范围再往外扩一点,从上海经西安、兰州、西宁,最后再去拉萨。

27岁了,但我的生活依然充满了困惑和不安,我希望可以在路上找到一些答案。

2.

其实去拉萨的想法由来已久,前两年还在广州时,我买了一辆山地车,经常半夜在珠江边晃荡30公里,希望有一天可以骑行进藏。

回顾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,我发现我的脑袋曾有过很多千奇百怪的念头。

它们在冒出来的那一瞬间,像是一道光劈进了平庸无奇的生活里,让我热血沸腾。

而一旦热血凉却,那些原本熠熠生辉、迫不及待要去实现的想法突然变得没那么着急。

再等等吧,或许可以等一个更合适的时间再去做,可以等一个刚刚好的人再一起出发。

那天夜里我突然明白了,生活缺乏乐趣的症结也许在于,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,我丢掉了尝试未知美好的耐心、勇气和好奇心。

想去阅读时,却因为缺乏悠长的时间而放弃了阅读;想去告白时,却因为缺乏自信而放弃了告白,想去旅游时,却因为缺乏伴侣而放弃了一个人的旅行…

珍妮特在《守望灯塔》里说: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就应该说出来。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,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时刻。不要等。不要在以后讲这个故事。

我不想在27岁的年纪,活成72岁的样子。逢人便说,当年我也想这样,但是…

3.

我想我的心里一定住着一个胆怯、自卑,又不肯长大的小孩。

不然为什么在我二十岁的时候,和女生说话会脸红,一紧张说话就毫无逻辑。

如今27岁了,还是和二十岁的自己没有多大区别,不会说漂亮话,喜欢独处胜过和他人相处,甚至若在街上看过熟人,会宁愿多绕几里路也不想上去打招呼。

但有一些东西是和过去的自己是不一样的。譬如日渐发福的身体,譬如和生活打了败仗节节撤退的发际线,譬如那份少年心气。

二十岁的时候满腔热血,一股中二气息。相信“男儿努力蔚为万夫云”,崇尚“只要有你想要保护的东西,那就拔剑好了”。

二十七岁的时候,开始接纳平庸到无趣的自己,就像余秀华在诗里写得那样:

我开始信任我的平凡

我的世俗和一钱不值

发表评论